荷官老姜

过气

疯子的蓝色(下)

ps。上一篇有个错别字(绝望)。。。
“那些疯子总有办法打开铁窗拔狱警的头发。”
拔打成把了。
突然想写很长但是明明只有上下篇。干脆下篇很长好了。(突然放弃)

接上文。。。

“长恭,我在这里很不好。带我出去好吗。”
高长恭的手停止了对栗色乱毛的轻抚,手停在了半空。有些颤抖。

“长恭,不行吗。”咬开衬衫扣子越过衣领探进来,李白的唇贴着高长恭锁骨,鼻息温热地扑来,高长恭的思路有点混乱。他不忍心面对李白这幅样子,闭上了眼睛。

“李白。你知道这是哪儿吗。”高长恭压着嗓子反问道。

“你别这样对我说话,我会撑不下去的。”
李白双手支起上半身,凝视着高长恭眼中的深蓝色童话,像漂流在北冰洋上的冰山一样美丽晶亮,小孩似的嘟起了嘴,眼角微微泛红。
“求你了长恭,我真的受不了这里,很多东西我都找不到了。”
手不安分地在身下人的腰上游走,拉开白衬衫塞在裤子里的部分,伸手进去吃高长恭豆腐,突然的一阵凉意贴上皮肤让高长恭深吸一口气。

用劲挪开李白,坐起身来。看着可怜巴巴的他,高长恭从地上捡起刚在进门时被李白拍飞的工作记录表格,拿起塑料外壳摔成短短半截好像只看得见一只笔芯的笔。

“09号病人,因为故意纵火害人被捕,但是因查出有精神疾病被暂停处理,当开庭再次审理案件时,打伤法官,以及两名狱警,所用武器为弹珠。”
高长恭读完李白档案上的备注,避开了李白一脸求表扬的期待视线,翻开下一页纸。
“被押送来这里,和其他精神病犯人一起接受治疗,照常服药,无反抗表现。”
“长恭,我乖吗?”
高长恭抬眼看见李白的笑颜,放下手里的工作表格。
“那些药呢。”
“我都吃......”
“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
“。。。什么事都瞒不过你。”
李白伸手从破烂的袖口里抽出一根线,”一些白色的药片和红白的胶囊就掉了下来。
“什么时候缝的。”高长恭起身抓住李白手腕,把袖子翻上去,扯开了里面窄长一条,针脚简陋的小口袋。
“拿到衣服的第一个晚上。”
“针线哪儿来的。”
“弹床的细铁丝和床上的棉线。”
“细铁丝......”高长恭松开李白的手,眯起眼睛。他清楚李白的本事,他太了解李白了。

“长恭你带我走吧。求你了。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只想带在你身边”李白几乎是哭腔,抓住高长恭的衣领,头埋得低低的。

“李白,你真的不记得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吗。”高长恭没有像往常一样环手抱着李白,依然站着,冷静地问道。

“你,是谁。”声音有些颤抖,推开面前这个无比熟悉又非常陌生的人,向后退了几步。

“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还记得吗。”高长恭靠近一步逼问,眼中蓝色的童话,露出了冰山藏在水下的十分之九,美丽而危险。

“或者说,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李白惊讶地盯着眼前的高长恭。原来那晚,自己亲眼所见的事情就是他最不愿意相信的事情。

“我...”
“高医生,您可以出来了,您在9号的时间过长了。”门口一个狱卒敲了敲门。
“好的。”答应后,狱卒打开了门,高长恭留下今天给李白的药,附上一张纸条,便转身离开。接着就是沉重的锁被扣上,外面渐渐恢复平静。

虽然李白关于那晚的记忆有些模糊,尽管之后记忆都有些恍惚,但是有那么一刻,真的是刻骨铭心。

那天晚上,自己被DJ和耗子从同学会上抗回来,路上已经吐过三回了,真的喝酒到头痛。而后就是高长恭给自己灌了醒酒汤,拖自己去卫生间洗洗刷刷换衣服又拖上床睡觉。
期间自己多次想占便宜的咸猪手被打回去。

沉重的身体,嗡嗡响的脑袋,越来越热的四周。
突然一惊,本在怀里的人不见了,床四周都是火,嚣张舞动的火蛇迫不及待将他吞噬。这不是梦,李白起身在床上站稳,快速环顾四周。
“长恭!”
明火中的那双蓝色眸子,李白从未见过。那种寒冷的温度,蛊惑着自己,忍不住朝他走去。
眼前的人突然露出一丝笑,好像被什么力量拉下去似的消失了。
“长...恭?”李白根本冷静不下来,满脑子回放高长恭刚刚出现又消失的场景。白衫被汗水浸湿,贴在身上非常不舒服,李白把白衫脱下来向火焰挥去,又尝试用被子灭火。
李白不顾一切向高长恭消失的方向奔去,突然踩空向下坠。

人们发现他是在地下室,直接从一楼地板上的大洞掉下来的,落在应该是事先准备好的软垫上。地板上的洞呈方形,锯口整齐可知人为制造。大火沿着他们的房子连烧过去一大片,经过调查,是周围一整片的草坪都被洒了汽油。

“那究竟是谁。”李白很清楚这个人是高长恭又绝对不是高长恭。

凌晨,李白艰难地睁开眼睛感觉到他来了。

又是一样的场景。

监狱里响起了火灾警报,但是喷水喷头却没有一滴水喷下来。自己的房门被打开,来人匆忙将自己抱住,很吃力的把他背出去。
“你,是我的高长恭吗。”李白有些恍惚。
“是...”声音有些颤抖,李白紧紧抱着身下温暖的身体,感受他的气喘吁吁,闻他的味道。

把李白带到监狱的集体浴室9号花洒下,确定这个水龙头能用之后,高长恭在李白额上轻轻一点,转身离去。身影很快被火焰埋没。

李白打开口袋里高长恭留下的纸条。上面的字很陌生。

感谢你对小皇子的照顾,过去的时代终究是过去了。他还是不能接受灭门这个事实。对他来说,活在过去也许是另一种解脱吧。
                                                     隐刃

李白早就猜出来隐刃的存着,但是没想到高长恭终究还是兰陵王。

李白把藏在左肩领口上,被烧的只剩一角的照片。

“刀锋所划之地,便是疆土吗。”



所以我在写什么。突然害怕。因为沉迷与《24个比利》而沉迷于人格分裂。
假装还是白蓝。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