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官老姜

过气

疯子的蓝色(上)

李太白是w市臭名昭著的罪犯。
人们眼中的精神病。

“法官大人,你的眼睛一点都不漂亮。”
“疯子...这个疯子!死刑!死刑!”
处理案件的法官捂着被李白用小弹珠打伤的左眼歇斯底里。

被警卫们重重甩在监狱的床上之后,吃痛了的李白干脆一动也不动。等外面渐渐平静下来,听见了煞笔狱警打牌的声音后,就拿出藏牙缝里的细小铁丝,把牢门上的铁窗撬开,左看右看没找到什么。看见了对面的哥们儿也是一双眼睛透过铁窗在外面探,还对自己抛了个媚眼。李白默默转过头去把铁窗合上。

他记得自己第一天来这里,有一双冰蓝的眸子对自己讲述了大海的故事。

“也许这双眼睛是我的专属医生。”

李白知道对自己这类人,正常人类不会判他们死,而是会把他们放在这里的监狱然后定期有心理医生过来告诉他们什么是人间温暖,什么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等一堆屁话。

如果是这双眼睛李白愿意听他废话----反正他从来不听内容。

“高医生请离那些门远一些。”

“怎么了。”

“里面的那些疯子总是有办法打开小窗伸出手来把狱警们的头发。您...小心点。”

“谢谢提醒。”

两双皮鞋踩在湿漉漉的地面上,从远到近,盖过了滴水声,又从近到远,被滴水声盖过。一个人的脚步迈得从容,另一个人的脚步略有着急。

然后听见了先前那个提醒的声音在怒斥。用屁股想都知道是狱警们打牌被抓了。

李白躺在伸不直脚的小破铁架床上轻哼着自己不成调的小曲,一边看阳光下亮晶晶的浮尘一边听着门口的动静。目光随着浮尘从上到下慢慢飘落到看不见。

听见远处有牢门被打开的声音,过了很久又关上了,再近一些又有开门的声音,很久之后又关上。

第五扇牢门被关上后,李白听见了一群脚步声向这边走来。

那个从容的脚步声又回来了,停在自己牢门口,然后是狱警掏钥匙的声音。

“我的蓝色来了!”李白兴奋的想跑到门口打开铁窗但是想在他面前表现得像个乖孩子,伸出去的手又缩回来。
摸摸自己脖子上的烙印编号,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跑去角落蹲下在一个算是储物盒的杂物小铁盆里翻找着什么。

“这下总算对了吧!”

食指于拇指捏起一颗蓝色弹珠,站起身来,那一束阳光穿过严实冰冷的铁窗把弹珠也照得晶莹剔透。

“可惜还不是真的蓝色。”

摇摇头,调整一下口罩位置,把那颗弹珠捏在手心,可是没有听见自己牢门打开的声音,怎么听着好像是对面那个变态的牢门被打开了。

“我的蓝色不喜欢我了。”李白一脸惊讶,口罩外的眼眸瞪得老大。
“我的蓝色不喜欢我了!”一拳打在墙上,气的发抖,刚刚一拳砸下去,自己的手已经破了皮,淡淡的血印子留在墙上,好像没有感觉似的又对着墙发泄,血印子也在加深。

碰!牢门关上,接着自己的牢门终于被打开。口罩下嘴唇在颤抖,想了想,把自己血淋淋的右手藏在背后。

找到了从容脚步声的来源,顺着从下往上打量,依旧是和以前来的那些人一样的白大褂。然后再是紫色。麻花辫?李白嘴角勾起来,迫不及待地去找那双眼睛。
当李白碧色的瞳再次对上那双日思夜想的冰蓝时整个人心花怒放。但是想到自己的专属今天第一个看望的是对面的家伙,就像给他点惩罚。

“你好,李白。在下高长恭。是来帮助你适应社会的。”
“我要让这些杂种出去。”
李白目光直直盯着边上四个狱警,后退一步坐在床上。

“你们先站在门外吧,不会有事的。”高长恭知道怎么对病人,也知道这些人有自己的世界,如果要进去他们的世界,门得由他们来开,这样才能知道钥匙在哪儿。

等狱警们刚刚退到门口,李白就关上牢门。
狱警们赶紧打开门,看见李白拿高长恭做人质,掏出枪对准李白的脑袋。
“别进来,混球们。铁窗也不许开。”
“你们先出去,没事的。”高长恭反而比狱警们冷静,一阵沉默以后,看狱警们慢慢合上门,抓住李白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左手把李白按在地上。
“又见面了,李太白。”
“你不爱我了。”李白翻身将高长恭压在身下,头埋在他颈窝轻轻蹭着。
“......”高长恭伸手摸摸那一头栗色乱毛,将李白箍在怀里。
“长恭,我在这里很不好。带我出去好吗。”

tbc。

就上下两篇,没错我就是迷一样的设定。自己都觉得我真迷。

评论(8)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