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官老姜

过气

太白先生与狼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甩都甩不掉的我!!!
上一篇竟然有三处手癌!改错会跟着晚上的车一起发过来,因为现在我忘了。
OK,开始正文。不碎碎念了。

太白先生与狼

「自己捡回来的狼,含着泪也要把他养大」

5.挑染杀马特家历险记之李白你喝个大头鬼
(`益´)凸

高长恭下午破天荒地和班里同学出去开黑。
扁鹊一个人在房间写前天应该写好的报告。
李白一个人在家。他不敢去烦扁鹊。
继续在沙发上葛优瘫,满脑子高长恭。
李白忽然站起来,在扁鹊家里左晃晃,右荡荡,把家里的开关一个个研究一遍。走到门口电闸的时候,发现远处阳台的小灯还开着。
李白觉得他没有时间打的去阳台了,所以懒死也要用电闸的方法来关灯。
可以,这很电闸。
“嗯...是哪一个呢?”李白的手指在一排开关上比划。
“这个好特别啊,画风不一样啊。”李白潇洒地关了那个最大的开关。整个屋子瞬间断电,李白赶紧把开关开起来,关上电闸塑料盖,以最快的速度把自己的屁股放在沙发上。
扁鹊房间里传来愤怒的敲桌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报告!!!”
扁鹊冲出来大叫:“李白!是不是你!”
“什么东西?怎么了?刚刚灯怎么闪了一下?”
世界欠李白一个奥斯卡。
看扁鹊回房间拿来一卷透明胶和一些粉末,半信半疑地去检查电闸,又半信半疑地盯着自己走回了房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李白松了口气。继续葛优瘫。
虽然想要跟去玩,但是同学们看到班主任,会有压力的吧。
没错李白就是高长恭的高中语文老师和班主任。
“好寂寞啊,虽然是去同学家里,没有出去面对社会,但是小长恭终于肯和同学出去玩了,但是我好寂寞啊。可能这就是孩子长大的感觉吧。”
“话说以前也是一个人哦。嘿嘿是时候去老地方坐坐了~”李白砸吧砸吧嘴巴,马上打扮打扮出门浪。
“李白!就是你!”扁鹊冲出来,拦住了刚要出门的李白,看起来要杀人。
“我我我我我干什么了?”李白站在门口方成一块。
“我刚刚验过指纹了,李太白,你今天别想活着出去!”
“我我我我先走了!”李白马上开门逃跑。
“滚!!!”
在两个小时之后。
“您好,花小姐吗?”
“嗯对。是我。怎么了?”
“李先生又来我们酒吧了,他现在...”
“不好意思花小姐已经去世了。”
“等......”
嘟。嘟。嘟。
“您好,是扁医生吗?”
“是我。”
“李先生他在我们酒吧,喝的烂醉。如果可以的话,您来接他一下,顺便把酒钱结了。”
“......”
“喂?扁医生您还在听吗?”
“我。马上来。麻烦你们了。”
扁鹊想把手机扔出去,想来想去还是甩在了床上。遇到刚刚回家的高长恭,两个人一起出门去接傻子。
高长恭不想回忆他和扁鹊怎么把这个傻子拖回家的。因为扁鹊扛他,他不依,非要高长恭来,高长恭扛他,他的手就开始乱摸。然后两个人头脚一拎把李白甩上车,路人以为是绑架,差点报警。

“长恭啊!我好开心啊!耶!”

“长恭啊!你看这个杀马特!”

“长恭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扁鹊医生放下手里的刀。”
“好的。”
“扁鹊医生,您哪里来的棍子。”
“没事,打死了我来养你。”
“......”高长恭作思考状。
“不行。我捡回来的小长恭,我自己养!”李白突然表情严肃起来,摇摇晃晃跑过来坐在高长恭边上抱住他,然后对扁鹊使用死亡凝视。
“妈的辣眼睛。他交给你了,我要继续工作。”扁鹊翻了个白眼,把醒酒汤放在桌子上,回到房间关上门。

高长恭把在自己身上蹭来蹭去酒气熏天的李白挪开,让他靠在沙发上,起身去拿醒酒汤。
“长恭...你不要我了。”李白扯高长恭的衣角,像小孩一样撒娇。
“怎么会。”高长恭一手拿着醒酒汤,看着李白。
李白面色潮红,眼神迷离恍惚,散发着讨人厌的酒气,让周围气氛怪怪的。
高长恭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捏了一把李白的脸蛋,
“长恭...”李白开启懵逼模式。
“快点把醒酒汤喝了。”高长恭用手指戳戳李白红红的脸。
“我不!”李白一屁股坐在地上,踢腾着大长腿,扭来扭去就是不喝。
“那你想怎么样?”高长恭端着碗,坐在沙发上,十分有耐心的和他耗着。
“嗯...我要长恭亲亲!”李白满眼星星一脸期待地看着高长恭。
“把脸凑过来。”
“好嘞!”
天真的李白屁颠屁颠站起来,坐在高长恭边上,把脸凑过去。高长恭一把用手捏住李白双颊把醒酒汤灌了下去。
“喝完,别动。”
李白乖乖喝完苦上天的醒酒汤,一脸委屈地用袖子擦擦嘴,药效发作很快,李白的头有点疼。
高长恭趁李白迷迷糊糊的时候轻轻在李白的脸颊蜻蜓点水地啵了一下。
“哎~长恭你是不是害羞?嘿嘿嘿~~~我平时不是经常亲你吗~害羞什么?嘿嘿嘿~”
“滚。”

这次不是凌晨发文了!啊啊啊但是好短小。最近比较忙。我在撸图。晚上开车。小天使们带上学生卡。不要对我有太大期待。

现在是高中的高长恭。会在文里提一些兰陵王小时候的事情。
所以就这样了!
跑开。

评论(5)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