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官老姜

过气

太白先生与狼

啦啦啦还是我!
ooc请注意。
无力望天。
我还是在纠结蓝白还是白蓝的问题。
让我思考一会儿。
(・ิω・ิ)(・ิω・ิ)(・ิω・ิ)
错字憋太在意!!!晚上迷迷糊糊码的字。

太白先生与狼
「自己捡回来的狼,含着泪也要把他养大!」

2.小绿孩不是小绿孩是小蓝孩?!!!
(; ・`д・´)

滴答滴答。
滴答滴答。

整间屋子一片死寂。
只有时钟的滴答声,还有李白焦急的呼吸声。
外面还在下雨,李白已经换过衣服,坐在床边,看着床上呼吸均匀的小家伙。
李白伸出手帮小家伙掖被子,摸了摸额头,还是有点烫。
扁鹊已经来过了,说只是发烧了而已身上的伤口也不是很严重,多为轻伤和小刮擦。处理了一下小家伙身上的几处伤,开了点药吩咐了一些事情。虽然自己已经解释过无数遍了自己不是喜当爹,但是扁鹊还是用意味深长的祝贺,夹杂这幸灾乐祸的眼神盯着李白好长一段时间,才离去。
扁鹊内心潜台词:“哈哈哈哈叫你浪,浪出事情了吧!这下有个祖宗可以镇住你了啊哈哈哈哈......”
李白也在努力回忆最有可能是哪个姑娘。
啧。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这么可爱的小女孩,肯定是遗传我的,这样怎么找妈妈呀!
唉。
感觉袖子被人扯住,李白抬眼一看,小家伙醒过来了。
“你醒了,要喝水吗?”
李白把杯子放在床头柜,想想又拿在手里,又放了回去。
小家伙抬眼看着他,也不说话,支起上身想要坐起来,李白连忙把枕头垫高一点。
李白发现他的眼睛是蓝色的,很漂亮。
被这双漂亮眼睛凝视的感觉好像似曾相识。
“你是...”小家伙一开口发现声音很沙哑,遍马上闭口不说话。
“怎么了。”
“你不是他们那边的?我没有在你的身上找到你的ID”小家伙清清嗓子之后开口问话,声音很中性。
“谁?什么ID?”李白一脸懵逼。
“没事。”小家伙的眼神在房间里游荡。
“你是谁家的孩子?为什么,你会有匕首,还有衣服上的血,你的伤...”
“......”
“又不说话,那我就不问了。喝点水吧。”李白嘴角好看的弧度在小家伙的心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迹,小家伙手捧着李白递的茶杯,低着头。
温温的水。
“我叫高长恭。是兰陵人。”
“你妈妈给女孩子起这种名字啊。”李白笑了,原来是个姓高的兰陵妹子...
咦,自己没影响啊。完全没搞过这种姑娘啊。
“我,是男的。”
是男的。
是男的。
男的。
男。的。
李白听见了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
“啊,啊,抱歉。我,不是故意的。不是说你是女的,是说你像女的。不是不是,不是你像女的,而是你...你,长得比较,比较漂亮。吧……”
长恭轻轻笑了一下。
这个人看起来真的不是有脑子的人,没必要对他这么认真。
“你是男孩子啊...”李白还是在纠结。“难怪刚刚想叫花木兰过来帮你换衣服被扁鹊阻止了。自己好像还骂了扁鹊老变态幼女控什么的。等等,扁鹊这家伙知道怎么不告诉我?我勒个去。”
高长恭看着眼前这个汉子坐在椅子上自导自演扭来扭去。
……
“你认识我吗?”
“不认识啊。”
“那你干嘛带我回来。”
“谁看到下大雨一个小孩倒在外面都会这样做的。”李白内心:还我可爱小萝莉。
不过这样的小长恭也好可爱。
...又是沉默。
小长恭喝完了水,把杯子递给李白,示意还要,然后目送李白走出去倒水。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是有点松的长袖T恤,衣服的味道不是自己的。穿的裤子也不是自己的。
////////
小长恭把领子攥住,鼻子凑上去深深吸了一口气。
李白的味道竟然让小长恭有点安心。

长恭偷偷爬起来,想找到自己的匕首,抽屉柜子左翻右翻,都没找到。打开门刚好李白拿着水走进来,把长恭吓了一跳,一个重心不稳,坐在了地上。
李白看见小家伙一脸无辜的坐在地上看着他,差点把水洒了。
妈呀好可爱!



“唉,其实只是面无表情的盯着你,好像随时准备把你干掉。只是小时候脸比较肉,看起来比较萌而已。”
李白合上相册,看了一眼身后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正处于叛逆期不屑和李白讲话的高长恭,觉得把三大本相册再看一遍。

评论(8)

热度(57)